.灵堂前的强暴h(重口慎入)

作品:《皇嫂(H·强取豪夺)

????脚心处是男人旋舔的舌,明明温热的腻滑,却像毒蛇猛兽一样可怕,华璃尖呼着,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疯了,她拼命的挣扎。

????踉踉跄跄的往门口爬,镂花的漆木雕阁渗着缕缕明光,那是她唯一的希望。

????“来人!来人啊!”

????她喊的惨绝,最是悦耳的声音凄厉回荡在正堂中,手指将将触到大门,她便被元霆掐着腰抱了起来,任由她怎么喊叫,偌大的齐王府似乎已是人去楼空。

????堂中,齐王的棺灵便停在那里,抱着她的男人彻底失了理智,又或许是早已等待着这一刻。将她按在了冰凉的地砖上,力道狠猛的让她连挣扎都是软弱无助。

????“求求你不要!不要!不可以!来人!!”

????她声嘶力竭也没停止叫嚷,系在腰间的麻带已经被拽开,锦帛撕裂的声音刺耳的响起,软缎白纱一截一截的在眼前抛起落下,她噙满泪水的眼中,只有元霆俊美冷笑的面容。

????“叫吧,朕就喜欢你的声音,这般哭着叫,朕听的更爽。”

????无论她怎么挥舞着雪白的手,都没能阻挡他,他费尽心思杀了皇兄,现在,他就要在这个地方,彻彻底底占有她。

????只有将她永远变成他的,他就不会再难过,再心痛了,他已经受够了十年的默默无声。

????“阿璃,是你把朕变成了这样,所以接下来的一切,都是你该得的惩罚。”他赤红着眼睛,血液都兴奋了起来,毫不留情的撕扯着她,亲吻着她,她是那样的美,美的让他只想更加残忍一些。

????是她将他变成了这样的怪物。

????现在,这个怪物即将吞噬她。

????“不要!唔唔!咳!”

????他在吻她,长驱直入的掠夺她的甜软,火热粗暴,大掌更甚狂乱的将她抚摸,从后颈到纤腰,最是袅娜的曲线在他的手中恐惧颤栗着。

????不可思议的嫩滑,温玉般润,锦绸般细……他更加激狂了,夹着她的腰,擒着她的香肩,离了呜咽哭泣的丹唇,从从她的脸颊一路往下吻去,粉颈雪骨都是他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致。

????华璃冷的发抖,怕的发慌,她死死的抵着元霆的头,还是被她咬住了最娇嫩的地方。

????“呜啊!滚开滚开!”

????他一边吃一边捏,莹嫩的奶肉在他手中变了形状,力道大的让她痛呼不已,牙齿咬着蹂躏发红的肉团,极尽淫邪的细细啃咬,又是酥骨的麻。

????“皇嫂的乳儿又大了,可知去年宫宴时,朕往你的酒中下了药,你晕倒在朕的龙床上,美极了,朕也是这般捏着它们……”

????“什,什么!”华璃怒目圆瞪,立刻想起了那日宫宴回府后,身上多出的痕迹,她自当是喝酒起了红疹,却不想是这样,她惊惧愤怒的看着元霆,恨不得以目光为利刃,将他千刀万剐。

????他吮着她的椒乳蓓蕾,揉着她的纤腰小腹,俊颜餍足的粗喘着:“虽然很喜欢阿璃的眼睛,但是朕很不喜欢这样的眼神。”

????“不!”

????他用麻绳将她的双手捆住,又用破碎的锦缎绑了她的眼睛。

????“朕也不想伤你的,乖一些。”

????呼吸中全是她的馨香芬芳,按着一丝不挂的绝美佳人,她已经长大了,玲珑的娇躯纤细匀称,扭动在狼藉中,扭的他眸色都黑沉了,一下一下的用胯下的东西去狠狠撞她,即使隔着层层衣袍,他也发出了快慰的低吼。

????这么多年了,他不曾碰过任何女人,想要的不过只是一个华璃罢了。

????马上,他便要得偿所愿。

????“你放开我!放开我!啊啊!混蛋!我要杀了……唔唔!”

????他用更对的碎纱塞满了她的嘴,堵住了她的咒骂,撞着温热娇软的腿心,舔着她雪嫩的粉颊,摸着她的脸,小心翼翼的捧住。

????看不到她恨他的目光,真好。

????“还是那时候的阿璃乖些,不会骂朕,不会挣扎,乖乖的让霆哥哥吃你的奶儿,摸你的穴儿……连你后面的小洞,朕也用手指插过。”

????“唔!”

????作者菌ps:如果有同时看皇嫂和龙袍,麻烦把珍珠扔去龙袍哈,么么哒